牛哄哄-寒衣催刀

间碎杂记,脑洞存储。

我真的也忍不住会嫉妒啊。

你什么都有。你有曾经深爱过的情缘,你有一步步教你的师父,你有喜欢你的徒弟。我什么都没有。摸爬滚打,我还要来教你。换来一句随便你。

想说很多,却发现无处可说起。只想问问,你真的居然可以如此狠心。都说痴心莫负,却为什么还是被辜负。

我以为我可以忘了的,大半年过去了,可我发现依然无法忘却。一遍遍固执地翻着以前的聊天记录,翻到了最初的,那瞬间,真的忍不住快哭了。你怎么可以变得如此彻底,明明以前很好的啊。当初说的都是骗人的吗?明明是你先撩的我啊,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变,明明我什么都没有做错,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。可是最可笑的事,即使你这样对我,我还是没办法啊。无药可救。

控制不住地随时看看你在不在线,看看你的外观,看看你在哪里,关注你的每一条个签,每一条动态,可是我没有任何质问的理由。

 

每一次,都想好无数个借口,去试图和你搭讪,聊天,私自在内心期待着你的回答,想着,你会不会感兴趣一些,会不会多和我聊两句,可是每一次,又是只有那些嗯啊哦。然后又是迫不及待地说晚安。我只能把剩下的话塞回进我的嘴里。

 

我每次都在想,你会不会来主动找我,给你编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理由,可是这只是我的妄想。

 

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啊,我只是你当初无聊时偶然捡到的,那时心情不错,就拿在手里哄一哄,说些好听的话,骗一骗。

 

再次质问你的时候,一脸无辜地说,你只是把我当徒弟。你从来没有那么想过。徒弟你个鬼啊!我还真相信了,还真动摇了,以为是我的原因破坏了我们的原本的师徒感情。一次次地又在想,是不是我当初脑子不清楚,想多了,误会了。忍不住再去翻了聊天记录,还是想问,你怎么可以那么残忍,那些事,那些话,真的是可以说忘就忘的吗?

 

如果你一开始就没有抱着那样的心思,就不要来对我说那样的话啊,更不要,又在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放弃啊。

 

心中始终存着一丝执念,给你一次又一次的机会,也只是我的自以为。你根本早就不在乎了,无所谓了,我还沉溺在过去你给的温柔乡了。

 

再也不想想了,再也不想这样了,我比谁都知道我要放弃要放手,只是,控制不住啊。你是我心里的一根刺,即使小,即使有的时候可以忘了,可它始终在那里,夜深人静的时候,没人陪伴的时候,刺痛来得更加明显。

 

我为什么要自己犯贱呢。我也不知道原因。那些暧昧不清的话,是我自己傻了。

 

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你的难以忘怀,可我关于你的一切已经再也没有了任何期待。

 

其实怎么可能没有任何期待啊。钥匙没有期待,就不会难以忘怀了。

不经意间,你已成了唯一。

理性时代与印刷文化并存。

你是他生命中的一隙,无足轻重。他是你生活中的一隅,拈轻若重。

游戏人间,寻欢作乐。何不停下这一场追逐?

结束一段感情最好的方法不是遗忘,而是替代。

如果注定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,是否应该坚持过程,是否还应该在乎过程,是否还应该继续这个过程?不知道为什么要做那些没意义的等待,给它下了没意义这个定义之后,就明白,正确的做法是什么,只是,还是不舍得。无法割离,似乎融进了骨血,无法轻易剥除。

不可说

疯了一般地想回家,翻遍所有的社交软件,却发现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孤独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