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哄哄-寒衣催刀

间碎杂记,脑洞存储。

【韩叶】表示我也不知道它该叫什么(一)


 韩文清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童话故事里的小王子,当然,几分钟之后,这个想法就完全破灭了,而且是连渣都不剩下的那种。
 那是个挺普通的日子,除了阳光较平日略微灿烂了点,一切正常。韩文清正像往常一样玩着他的小积木,试图拼凑出一个城堡。就在这个时候,老师领着一个人进来了,背后的阳光给那人打上了一层光晕,耀眼得几乎刺目。韩文清眯着眼打量来人,却始终只瞧得见个模模糊糊的脸的轮廓。
 老师带着那人走近了,韩文清看到那人半垂着头,黑色的头发软软的搭在额头上,白色的小衬衫干净整洁,整个人都非常安静乖巧。韩文清看着他,想了好久,才想到一个形容词,王子。对,他就像是童话里的小王子一样,那么乖巧优雅。韩文清很是为自己想出的准确形容而自豪。
 老师笑着说这是新来的同学,希望大家和他好好相处。一群熊孩子们都好奇的围了上去,每人手里或拖着小熊或抱着小火车都在那唧唧喳喳说个不停。韩文清皱了皱眉头。而就在那个时候,那人抬起了头,黑黑的瞳仁,白皙略有点圆润的脸庞,怎么瞧怎么都可爱。
 老师对着那人露出了一个鼓励的微笑,那人咬了咬嘴唇,开口道,“我叫叶秋。”说完,又垂下了头。
 原来他叫叶秋啊。韩文清暗暗地把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。
 老师又招呼了几句然后就离开让一堆熊孩子们一起玩了。韩文清看到叶秋抬眼朝四周看了看,然后又默默走到了钢琴旁,挺费力地伸出小短胳膊小短腿爬上了一边的椅子上,一个人坐在上面,也不怎么出声,就那么半垂着头坐着。周围一圈的熊孩子们都好奇地讨论着这个新来的同学,但却没有人靠近他。韩文清再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叶秋,觉得他挺孤单的,心有点化了,想了想,韩文清径直走到叶秋身旁,道,“你好,我叫韩文清。”
 叶秋低垂了半天的头过了好一会才抬起,他眯眼盯了韩文清好一会,韩文清觉得那黑色的眼珠里似乎带着些泪光,这么一想,心更是化成了一滩水。于是,他果断又开口道,“叶秋,你以后跟我玩吧!”韩文清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个赞。很好,就这样!
 其实,韩文清一直有个小秘密,他特别想要个弟弟,一个乖顺安静的弟弟。但是,当他无数次在韩爸韩妈问他想要什么礼物,脱口而出弟弟,然后韩爸韩妈嘴角抽搐后,就明白,这个愿望,这辈子恐怕是无法实现了。他惆怅了几天后,也就慢慢收下了这个心思。但无可否认的是,这永远是他心底一辈子的痛。韩妈曾经问过韩文清为什么他这么执着于要一个弟弟,韩文清眨巴着一双眼,说这样就可以当哥哥了啊。韩妈抽了抽嘴角,又接着问道为什么想要当哥哥。韩文清毫不犹豫地说道这样就可以带着弟弟玩,照顾弟弟,给他买各种东西,保护他不被别人欺负。韩妈当时就热泪盈眶了,激动的摸了摸韩文清的头说好孩子!然后又为自己不能满足孩子的愿望而桑心。后来韩妈把这件事告诉了韩爸,韩爸板着一张天生的凶残脸也很欣慰地说不愧是我们老韩家的男人。韩文清觉得有点莫名其妙,他只觉得这是件很正常的事,实在不懂为什么他妈他爸这么激动。
 而现在,叶秋的出现,几乎满足了他心底对弟弟的所有要求,他很激动,他觉得自己可以完成心愿的第一步,“带弟弟玩”!但是事实果真如他预料的一般吗?让我们一起,呵呵吧。
 叶秋盯了韩文清一会儿,似乎是觉着有些累了,就用右手放在钢琴上撑着下巴,左手随意在搭在钢琴上,眼神懒懒的。
 韩文清觉得叶秋这个样子,比刚才更像王子了,刚才只是有着王子的外形,而现在却更有了点王子的气势。然后下一秒,王子开口说道,“好啊,小豆丁。”
 啊,他答应了呢!韩文清心里开出了小花。等等,“好啊”的下一句是什么?
 “那个,风太大了我没听清,你刚才说什么?”
 叶秋那张乖顺的脸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几分嘲讽的意味来。韩文清默默在心里说,这是错觉这是错觉。然后他就听到叶秋说,“我说好啊,小豆丁你没听见吗?”
 咔嚓!隐约有什么东西碎掉了呢呵呵呵呵,韩文清默默地转开了头,不论什么东西碎掉,一定不是我的信仰!是的,没错!
 叶秋打了个哈欠,再顺带伸了个懒腰,韩文清发誓他清楚地听到叶秋说,补了一上午的觉,终于睡醒了。
 原来这就是他一直低着头的真相么……韩文清觉得自己被深深地伤害了。外表果然是最会骗人的东西!以后再也不相信外表了!就这样,年幼的韩文清由于叶秋的缘故,早早地就。。。。。。,当然,这不是主题,让我们切回当下的场景!
 叶秋说完后就从椅子上跳了下来,懒洋洋的走到韩文清身边。韩文情悄悄抬眼比了比两个人的身高,发现自己隐约那个似乎比叶秋矮了那么一丢丢,这个认知让韩文情非常的不爽。而叶秋接下来的举动则更是让他的不爽加剧。
 叶秋伸出右手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将韩文情抱了个满怀,然后又伸出左手一脸慈祥地揉了揉韩文清的头发,开口道,“喂,小豆丁你为什么要板着这么张凶残脸啊?”
韩文清:“ ……”卧槽!
韩文清身边的黑气慢慢地聚集起来。韩文情周围本来就零星的熊孩子们,这下直接全跑没了。所以不得不说,孩子们的直觉果然是最灵敏的啊!(你怎么不说是韩文清的黑气具象化的太严重了!!!)
放学后,韩文清回到家里。韩妈问道:“听说你们班里新来了个小朋友,你们相处得怎么样?“
韩文清:“呵呵。”
韩妈:“……”卧槽!这是我那个霸气外露儿子?尼玛,这画风不对啊!
韩文清:“妈,从今天开始,我要喝牛奶。”
韩妈:“???……好的”
叶秋是么,很好,我记住你了!韩文清默默地在心底说道。
韩妈看着一脸凶残的儿子,端着牛奶远离了几步。

评论(3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