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哄哄-寒衣催刀

间碎杂记,脑洞存储。

【韩叶】吻

以前的文。。就是写韩叶的一个吻而已,本来是想作为一篇文的一个场景。。我失策了,总之,祝食用愉快~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韩文清的吻一如他的人,带着勇往直前绝不退缩的一如既往。他把手放在叶修腰间,半强迫的姿态,直到愈发用力致使叶修被压在墙上。就像打开了一道闸门一般,水流以破竹之势汹涌而来。叶修整个人被禁锢在韩文清的怀抱与墙壁之间,当背部靠上冰凉且坚硬的墙的时候,叶修绷紧了背部,脑袋有一瞬间的愣怔,而韩文清的吻就在此刻铺天盖袭来,密密麻麻,且无处藏身。呼吸在那一瞬间被剥夺,视觉、嗅觉、听觉在那一瞬间也全都丧失了功能。他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唯有韩文清的嘴唇碾过他的嘴唇时,那种肌肤相触的真实感觉。韩文清的文顺着唇角逐渐往下,滑过下巴后,细碎的吻在脖领间蔓延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,他抓紧了韩文清的手臂,试图将他推开。但他却低估了韩文清的执着与愤怒,最终的结果是他的双手被韩文清一只手反剪到身后,另一只手仍旧固定在叶修的腰上,以及韩文清在叶修脖子上毫不留情地咬了一口。叶修抽了一口冷气。随即,眉毛、眼睛、睫毛、鼻子、脸颊都被印刻上了韩文清的气息,嘴唇再次被韩文清占领。而这一次,韩文清直接把舌头伸进了叶修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叶修觉得事情有些超出他的预想。这到底是什么神展开啊!叶修止不住在心里大声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口腔上壁被一次次重复碾过,每一颗牙齿都被重复舔过,直至舌头被另一条舌头勾住,被迫与之交缠。嘴里有异物在不停的搅动实在是很不舒服的一种事,叶修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变得不受自己控制了,自己变的不是自己,这样的事实在太过可怕。说实话,韩文清的吻毫无丝毫吻技可言,但耐不住叶修自己在这方面也是空白一片,所以他这直破万军的气势,还是让叶修被吻得头发晕。身体似乎变得很热,而这一切的源头,是嘴唇上触到的炽热。叶修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韩文清,像是蜡烛用尽全身的力气来燃烧成最后的光明与热量,像是到了绝望的尽头,才拥有不顾一切直破万军的气势。在叶修与韩文清认识的数十年时光里,他不止一次看到过韩文清从不退缩,从一叶之秋与大漠孤烟的PK战场到他与韩文清的交往过程中,但从来不是现在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他需要冷静一下,再好好分析一下原因,而冷静下来的最好手段,便是两人的分开。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重重咬下,铁锈气息在味蕾间绽开。可韩文清没有退开。他任由叶修的牙齿咬在他的舌上,而他自己则维持着从刚才开始的动作。叶修睁着眼睛,他发现静距离看韩文清的脸其实也没有那么恐怖,尤其他此刻还闭着眼睛,整个人显得十分安静平和。似乎是感应到了叶修的目光,韩文清也睁开了眼睛,四目相对,叶修从来没觉得韩文清的眼睛是那么黑,黑的深不可测。叶修的心头划过了一丝慌乱,然后狼狈地推开了韩文清。当然,关于韩文清因为某些原因主动先放松了对叶修的钳制这种小事,我们先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用手背狠狠擦了擦嘴唇,而后惊疑地看着韩文清,用不敢置信的声音说:“老韩,你疯了吧?”韩文清没有回答,他只是定定地看了叶修半响,才道:“叶修,你真是个混蛋!”说完头也不回得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叶修望着韩文清离开的方向,捂着脖子龇了一下牙,苦笑着自言自语道:“到底谁才是混蛋啊!你这混蛋!”他嘴角勾起的弧度被掩映在如墨的夜色里,显得隐隐约约几不可见,他的影子在身后被拉得很远。



评论

热度(7)